您当前的位置:政企频道  >  政务热点
“大战”提前 渠江流域与时间赛跑
http://www.newssc.org 】 【2019-06-24 17:12】 【来源:四川日报
推荐阅读

  按最极端情况准备应急物资,模拟历史最大洪水冲击——

  流域名片

  渠江,发源于秦巴山区,至重庆合川区汇入嘉陵江。

  这是一条学术界都很难定义正源的河流,也是历年全省防汛的重中之重和难中之难。

  从地图上看,渠江整个流域呈扇形。横穿巴中的巴河,纵贯达州的州河,在渠县三汇镇交汇。每年汛期,东南方向来的水汽,在秦巴山区南麓极易形成与山势平行且稳定的雨带,全流域同时遭遇强降雨概率较大。2011年8月,流域遭遇有记录以来最大流域性洪水,巴中、达州、广安150余万人受灾。

  渠江防汛,重在城镇内涝。流域内城镇多数沿河谷而建,很容易水位暴涨、倒灌城区。渠江防汛,难在重点工程。骨干水利工程虽已陆续开建,但竣工尚早,并已身处洪水冲击第一线。

  备战实招

  6月19日至21日,川东北大地雷声大作,风雨交加。渠江,迎来入汛以来最强降雨过程。经前期积极备汛,本轮强降雨未导致流域内发生人员伤亡和重大财产损失。

  气象资料显示,今年汛期,渠江流域降雨将比往年偏多两成。6月下旬,渠江流域已正式进入雨季,比预想提前了十来天。

  渠江两岸已是“战声隆隆”。其流域各防汛部门该如何应战?就在本轮强降雨前夕,6月18日起,记者沿着渠江第二大支流州河,从普通街道到骨干工程,边走边看。

  战城镇内涝

  逐户落实责任人

  按最极端情况备好应急物资

  6月18日15时55分,达州气象局发布入汛后首次暴雨蓝色警报。

  “快,通知所有人上岗!”5分钟后,杨海就拎着雨衣冲到一处易淹点。作为达州市达川区三里坪街道办事处主任,和内涝搏斗,是他迎战主汛期的第一要务。

  三里坪街道是达州城区最低洼区域之一,辖区内州河河道有8公里长,在内涝形成前快速转移安置受威胁居民,是汛期这里最紧要的课题。

  根据辖区内流动人口多的特点,三里坪街道办把现有干部及党员编成若干个小组,分别锁定对应的危险区域。在核查实际居住人员信息基础上,采取组员包片的形式,逐户落实预警信息通知和转移责任人。

  受威胁群众的妥善安置,则是另一个现实问题。

  面粉三百斤、大米四百斤、医疗箱两套……18日傍晚,在三里坪街道花溪社区安置点库房里,杨海和社区党支书胡馨逐一核查备汛物资。按照计划,这个安置点至少能保证500人基本生活需求。

  在三里坪街道,这样的安置点有4个。最极端情况下,至少可确保2000人两天内生活无虞。两天,是达州主城区内涝持续的最长纪录。

  “这比易涝区总人口还多,所以我们还是有底气。”杨海说。

  守在建水库

  模拟200年一遇洪峰

  导流洞仍能应对自如

  6月20日7时,宣汉县渡口乡境内土溪口水库建设工地上大雨倾盆。过去一个小时,上游来水量暴涨至200立方米/秒。

  把州河正源前河拦河截断的土溪口水库,设计防洪库容超1亿立方米,是州河最大控制性水利工程,也是渠江流域骨干水利工程之一。今年主汛期,尚未“破茧成蝶”的水库,反而是防汛重点。

  “紧张,但不害怕。”20日一早,土溪口水库建设管理局生产科科长何仕海就钻进了工地,开始巡查围堰和导流洞。

  何仕海的底气,来自于导流洞和围堰。修建于2017年底的土溪口水库导流洞,是工程在建期间前河行洪的唯一通道,设计最大流量2300立方米/秒。这个数据,超过上游河段百年一遇洪水标准。前不久的模拟演练中,面对前河200年一遇洪峰,导流洞仍能应对自如。

  土溪口水库能否安全度汛的另一个关键,是导流洞前方的围堰。指着脚下整齐的石块,何仕海介绍,为防护土石结构围堰,5月入汛前,管理局专门在围堰来水方向建了一层“裹头”——由石块和拇指粗的钢筋组成的防护体,能够将水流与围堰隔离开。

  “从这轮强降雨应对来看,‘裹头’效果不错。”20日晚,上游水位逐步回落,何仕海松了一口气。

  备汛故事

  “防”字优先

  “不够,还要添!”每到一处易淹点、物资储备点,杨海几乎都会不断重复这句“口头禅”。

  调任三里坪街道办之前,他曾在达川区防汛办工作多年。在杨海看来,防汛备汛的措施和物资,诸如避险路线、抽水机和常用药,都是越多越好。“有准备总比没有准备好,多一点准备也比少一点准备好。”杨海说,无论是应对江河洪水还是内涝,“防”永远是最优先的那一个。但怎么防、防什么确实是门学问,只有不断细化应对措施,才能提高抗御风险的能力和底气。

  杨海说,在别人眼里,常用药和抽水机或许不值钱,增设的避险路线或许不起眼。但是在某些特定环境下,这些小东西能起到意想不到的大作用。

  记者手记

  “骂声”比“哭声”动听

  采访路上,记者偶遇渠江流域几位市县防指负责人,也领教了他们的“暴脾气”。

  “汛限水位多少?”“避险线路为啥不多设几条?”……每到一处,问题“咄咄逼人”,如果对方答不上,立马“变脸”:“限期整改,现在就去!”

  但遭“吼”的下属们却说,这些“暴躁”的负责人,平时都是有名的好脾气。只是,汛期除外。

  为什么?“是现在吼得难听,还是以后哭得难受?”对此疑问,达州市防指办公室主任刘仕殿给出回答。

  刘仕殿说,上次渠江发生流域性洪水,还是2013年。多年不见洪峰,难免有人会懈怠。但所有见识过渠江咆哮时的人都很清楚,这是一座不折不扣的“休眠火山”。唯有做好万全准备,才能确保川东北成百上千万老乡的生命财产安全。

  采访即将结束时,记者瞥见一条防汛标语:宁可事前听骂声,不愿事后听哭声。

  是的,在主汛期,骂声绝对比哭声动听。

[记者:王成栋 编辑:张瑞潇]
点击进入 四川发布网站 微博 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
新闻采访中心:[028] 85171608
相关新闻
“大战”提前 渠江流域与时间赛跑 四川新闻网